7月1日,日本政府召開臨時內閣會議,決定變更對日本憲法第九條的內閣解釋,允許行使集體自衛權。未來,日本即使在本國未受到武力攻擊的情況下,也可能與其他國家一同參與戰爭,這標志著日本戰後防衛政策發生了巨大的轉變。這一天,正好是日本自衛隊成立60周年。
  新解釋認為,當發生可能從根本上顛覆日本國民的生命、自由以及追求幸福權利的明顯危險時,日本憲法允許行使必要的最小限度的武力。與此同時,國際法上有行使集體自衛權的依據。
  日本媒體分析稱,新解釋出台後,未來日本自衛隊的活動範圍將得到大大擴展。比如,針對“武裝集團”“非法登陸離島”等介於常態與戰時之間的“灰色區域”事態,自衛隊可快速出動應對,或者強行檢查“武裝船隻”;聯合國維和行動中,自衛隊可對處於作戰現場的他國軍隊進行馳援並視情況使用武器;自衛隊可對諸如美國等“與日本有密切關係國家”的船艦實施防衛等。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1日的記者會上強調,“不允許向海外派兵的一般原則完全沒有變化,日本卷入戰爭的擔憂實際更少了”。公明黨黨首山口那津男也強調:“(公明黨)完成了維持憲法規範性的職責。”但是新解釋並沒有就所謂的“明顯危險”以及自衛隊的活動範圍作出具體說明,根本無法消除日本國內的擔憂。
  日本在野黨紛紛對安倍解禁集體自衛權步驟表示強烈抗議和譴責。民主黨代表海江田萬里指出,這是自民、公明兩黨“密室交易”的結果。日本共產黨委員長志位和夫批評說,安倍搞了一次“憲法政變”。社民黨黨首吉田忠智認為,安倍顛覆了日本歷代政權的立場,“是對立憲主義政體的一次暴力舉動”。生活黨代表小澤一郎則擔憂,“僅僅一次內閣決議就允許行使集體自衛權,日本已經不再是法治國家了,不論安倍總理用什麼言辭將其加以正當化,結果都將使日本的未來變得危險,絕對不能允許”。小澤還強調,為蓄勢與現政權在下屆眾議院選舉中再決勝負,日本在野黨有必要加快力量的整合進程。
  眼看著安倍政權朝著戰爭之路的“暴走”態勢,日本普通民眾確實急眼了。此前兩天,每天都有上萬名憤怒的民眾涌向首相官邸前,高呼保衛和平憲法、反對解禁集體自衛權等口號,表達強烈的抗議。
  安倍已經從頂層突破了集體自衛權禁區,下一步顯然就是如何將其實質化了,主要步驟就是緊鑼密鼓地制定出台“集體自衛權關聯法案”。日本媒體報道,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已被指定為一個專門小組的負責人,主導相關法案修改工作。而按照安倍安保團隊的設想,需作修改的個別法律一共有十七八個之多,其中包括自衛隊法、周邊事態法、武力攻擊事態對處法、國際和平協力法、周邊事態船舶檢查活動法、海上保安法、防衛省職員工資法、國際安全保障會議設置法、俘虜處理法、國民保護法、國際機構等派遣待遇法、海上輸送規製法、特定公共設施利用法、國際人道法違反處罰法、美軍行動關聯措置法、日美相互提供軍事物資合作協定、日澳相互提供軍事物資合作協定等。從中也可看出,安倍解禁集體自衛權對日本安保制度可能產生的影響將是系統性和顛覆性的。
  朝日電視臺報道局新聞中心政治部長藤岡信夫分析認為,完成上述關聯法案的修改過程大約還需要兩三年時間。為了避免明年3月地方議會統一選舉出現不利於自民黨的結果,安倍可能會拖到明年4月再將關聯法案提交國會討論審議。
  另一方面,美國作為日本的軍事盟友,一直希望日本幫助其掏錢出兵、流血賣命,以幫助其維護自身全球軍事霸權地位,此次看到安倍終於在解禁集體自衛權問題上取得突破,自然是喜出望外。據日本媒體報道,美駐日大使肯尼迪·卡羅琳稱:“本次內閣會議決定對日本乃至太平洋地區都是重要的步驟,很高興,歡迎並支持日方的舉措。”
  岡崎久彥是安倍“安保法律基礎再構築懇談會”的成員之一,已經84歲。7月1日他在一檔日本電視節目中沾沾自喜甚至有點激動地說:“從今往後,自東京灣到波斯灣(海上航路),日本自衛隊就都可以和美軍一起去巡邏了,這可是了不得的抑制力哦。”較早前他在接受朝日電視臺記者山口豐的採訪中還承認,自衛隊隊員被派往海外完全存在著失去生命的可能。他還說,如果解禁集體自衛權是錯的,那麼也只能責怪國民投錯了票選錯了首相。
  日本媒體還報道,近期反對安倍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活動中,來自自衛隊普通隊員方面的聲音很弱。不過有自衛隊員對日本的媒體表示,反對聲音確實沒有小泉時期那麼強烈了,都變得“老實”了,但對於要上戰場的事情心裡還是感到擔憂的。有自衛隊家屬表示,想起將來可能要帶著孩子跟隨丈夫到海外執勤,確實害怕。
  本報東京7月2日電  (原標題:安倍:下一步將出台集體自衛權關聯法案)
創作者介紹

juaypjgnonvfz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